18luck新利官方网站平台-穆罕默德-艾利安:对美元低迷的解读

  作者:By Mohamed A. El-Erian

  发自拉古纳滩—美元汇率从三月份高点至今下跌了近10%,也因此引发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第一种说法着眼于短期,主要关注贬值将如何有利于美国经济和市场。第二种则较为长远,对美元显露疲态的世界储备货币地位感到担忧。两种说法都包含了一些事实,只是仍不足以支撑那些围绕它们产生的新共识。

  最近几周有多种因素共同给美元带来了下行压力(以美元兑一篮子货币汇率贸易加权值的DXY指数衡量),以致美元在仅仅一个月间就丢失了过去10年间升值幅度的近50%。

  随着美联储为应对经济前景恶化而(实际且预期地)放松了货币政策,因此以美元计价的避险资产(例如美国政府债券)所产生的收入回报也所有下降。同时由于对美投资已经相对失去了吸引力,因此投资者的资产持有状况也发生了变化,转向了新兴市场和欧洲(欧盟已于上月同意推动更深层次的财政一体化)。

  也有迹象表明流入美国的资本正在减少。外国人购买房屋的数量似乎再次下降,部分原因是美国政府采取了内向型政策以及相应的贸易和制裁措施武器化。

  除了黎巴嫩,土耳其和其他少数几个国家货币汇率贬值幅度超过美元之外,大多数货币兑美元的汇率都上涨了。但是货币升值的各国对这种普遍性现象的反应却大不相同。

  一些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欢迎这种逆转,因为它们先前的货币汇率疲软状况导致了进口商品(包括食品)价格上涨。此外弱势美元也为它们提供了更大的空间去通过采取更具激进的财政和货币措施以支持国内经济活动。

  而其他发达经济体则对此不甚欢迎。日本和欧元区成员国尤其忧虑货币升值可能会威胁到本国正从新型冠状病毒冲击中复苏的经济。此外日本银行和欧洲中央银行如今还得自己不仅会达到其政策效力的极限,甚至可能使其经济面临更大的附带损害和意外后果。

  与此同时在美国,美元的贬值至少在短期内受到了人们的欢迎,将其视之为对经济的压倒性利好。毕竟经济学教科书告诉我们,美元贬值可以提高国内生产商相对于外国竞争者的国际和国内竞争力,使得该国对外国投资者和旅游业(在价格方面)更具吸引力,也会增加本土企业以美元计算的海外收入。这对美国股票和公司债券市场也都是有利的,它们会因当以外币标价的美元发行证券变得更具吸引力而进一步受益。

  而长期的共识观点则对美国不利。人们忧虑美元的贬值会进一步削弱该货币的全球地位。事实上这一地位已经被美国在过去三年间所实施的各项政策——从贸易保护主义和制裁的武器化再到对全球标准和法治的日益规避——所削弱了。

  美元的信誉越是受损,美国失去失去发行世界主要储备货币所带来的“过度特权”的风险就越大——处于这个位置的国家可以用钞票纸或一组数码(创设货币)去交换其他国家生产的商品和服务,也可以对重要的多边决策和任命施加不成比例的影响,还可以利用其他各方将其金融财富管理外包给自身机构的意愿而得利。

  这两种(部分正确的)共识性说法都暗示美元将进一步大幅贬值。尽管从理论上说其直接影响是积极的,但实际情况可能有所不同,因为当前大量经济活动都受到政府限制以及个人和企业不愿恢复以往消费和生产方式的损害。当前美国大约一半的州已经逆转或叫停了经济重新开放的进程。

  此外,眼下需要除健康危机以外的其他进一步证据去支撑积极的市场效应。在可靠和充足的流动性供给(尤其是来自中央银行的)之下大多数估值已经与经济和企业基本面脱钩。在这些金融条件下很难想象美元贬值会对实际经济表现产生较大影响。

  关于美元作为储备货币的作用,我想起了自己在大学里学到的一条简单原则:拿出实效方能取而代之。目前根本没有其他货币能够或即将填补美元的位置。相反我们将继续看到围绕美元建造的小型货币管道,但因为这些管道都不足以替代它,最终结果将是一个更加碎片化的国际货币体系。

  正如曾经发生过的那样,当前对美元的共识可能最终会夸大短期走势的长期影响。如今的美元疲软既不是市场和美国经济的福音,也不是该货币全球贬值的先兆。但这是国际经济秩序更大范围且逐渐碎片化的一部分。而影响这一进程的主要因素则是全球挑战日益严重之际令人震惊的国际政策协调缺位。

  默罕默德·A·艾利安,安联集团首席经济顾问,曾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全球发展委员会主席。他的最新著作是《唯一之选:中央银行,不稳定性,以及如何避免下一次崩溃》。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20.

  www.project-syndicate.org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孟然

Writ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